热透新闻

钓大棒鱼让我的童年不寂寞

  上世纪70年代中期,学校总是放假。那时,9岁的我和12岁的三哥常常到海里游泳。有一次看到别人在海里放大棒鱼,心里可羡慕了,回家央求父亲“给俺做个小船吧,俺想去放大棒”。一天,两天,软磨硬泡。父亲终于答应了。

  父亲给做了船,弄来了线,买了一小包钩,一小包才100把,有点少,不舍得花钱?不知道,不过这也够好的了。剩下的事就是我们哥俩的了,枯潮时到海里捡磋磋虾(一种寄居在小波螺壳里的小虾),回家把虾放在淡水里不长时间,小虾就从波螺壳里爬出来,不出来的用锤把壳砸碎,把小虾拿出来,然后用海水养着。

  第二天带着小船、带着线筐(一个圆形的筐,筐沿绑上草绳,将拴好的钩顺筐沿挂在草绳上线放进筐里)、带着小虾,激动地出发了。在海滩,把小船调整好,将钓线顺着海滩放开,把磋磋虾头掐掉挂在钩上,把线的一头拴在小船的尾部,另一头握在手里。然后开始放船,由于不太懂,调整不好帆和舵,小船老也不走正道,好在我们会游泳,三哥在岸上把着绳,我下水用手推着小船向海里送,送了大约百八十米,觉得可以了就回到岸上,盯着小船后面拖着的钩线,压制着狂跳的心,焦急地等待着。

  浪花!钩线处开始了第一朵浪花,那是鱼上钩后挣扎浮起的浪花。压制着的心又狂跳起来,又一朵,20分钟后,已数不清有几朵了,笔直的钩线,一串笔直的浪花,虽然听不到扑腾声,可那串浪花已经告诉我们鱼很多。我着急,“快拔吧”,三哥倒是挺沉着,“再等等”。十分钟后开始往回拔,看到鱼了!“别急,慢点拔,别把线拽断了。”三哥提醒着。

  激动!高兴!由于鱼太多,来不及摘钩,就顺着海滩一字排开。等把小船也收回时,我也不摘鱼了,跑着去一个一个地数着“一、二……十……五十……八十三”。